从战例看寒区作战防冻伤
在大雪中建议进犯的我志愿军 俄国的酷寒给法军带来极大困难 冻伤是寒区低气温环境下影响部队作战的杰出问题。据计算,部队在寒区户外活动的时刻是一般民众的3至6倍,军事行动中,许多平常选用的防寒保暖方法很难施行。所以,防备冻伤是寒区作战练习的要务之一。 冻伤与个别要素有很大联系。一般来说,长时刻生活在高寒区域的居民,或通过耐寒训练的战士,对严寒有较强抵抗力;从温带刚到寒区或缺少耐寒训练的战士,冻伤发作率较高。温带、热带等区域的部队进入酷寒地带作战,如不进行耐寒训练,就会呈现大批冻伤。 拿破仑率军进攻俄国时,没有考虑法国海洋性气候与俄国大陆性气候的巨大差异,三军没有做好抗寒预备。跟着俄国冬天酷寒降临,从未饱尝过高寒气候的法军战士大批冻死冻伤,60多万法军仅有2.7万人逃回法国。据其时法军的一位军医主任回想,“这种严寒乃至比敌人的炮火还要丧命,1.2万人的陆军第12师除350人幸存外,悉数逝世”。苏芬战争中,芬军专门突击苏军后勤保障设备,使苏军断粮断炊、无处露营,苏军冻死冻伤近2.8万人。第二次世界大战时,希特勒指挥纳粹德军进攻苏联,也梦想“在严冬到来之前降服俄国”,没有针对寒区作战做好后勤保障。成果,当严冬到来时,纳粹德军战士不得不在-40℃的酷寒中挣扎,终究兵败莫斯科城下。 从军事医学视点看,体温丢失是引发冻伤的直接原因。酷寒条件下,有必要及时添加满足厚度的保暖衣物,机枪手、炮手还要装备手套,避免赤手触摸冷冻金属,气温越低,防寒着装就要越厚。 据有关材料发表,气温-20℃以上、风力3级以上,一般对步行行军影响不大;气温-20℃以下,风力6级以上并有降雪时,就有必要换穿棉鞋,步行行军中一旦防护不妥,极易形成冻伤。我志愿军入朝作战初期,志愿军某军防寒被装因大雪封山无法及时前送,形成大批人员冻伤的严重后果。某次战争中,志愿军某团在气温-14℃左右时投入作战,为增强部队机动才能挑选轻装行军,不料第二气候温骤降至-30℃,短时刻内就冻伤数百人。 大部队在寒区待机反击地或埋伏防护时,停止时刻较长,身体活动受限,当部分肢体较长时刻处于停止,或活动受限制,或受揉捏,血流不畅,也简单形成冻伤。此外,据美军计算,朝鲜战争中1000名冻伤兵员中,67%都是受伤后冻伤。被迫消沉和精神不振的人发作冻伤较多,惊骇也会使人体自发性热量削减,添加冻伤发作率。美国陆军曾要求在寒区作战的战士,假如由于严寒而郁闷懊丧,仅有的方法是“活动”。因而,有寒区作战经验的部队,在不影响荫蔽、调查的情况下,往往会采纳伏卧与侧卧相结合的方法,避免身体一侧长时刻触摸严寒地上。一起,也会常常做小规模活动,不时搓揉手指、面部和足趾,使之坚持温暖,并查看有无麻痹或发硬症状,坚持肢体的生理功能,避免因部分冻伤形成战役减员。(董彦钊 苟小刚 作者单位为68303部队20分队)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